耒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专栏小说英雄的时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09:54 编辑:笔名

一、流童的预言   我永远不能忘记我们族最后一个预言家死去的情景,那一年亚特蒂斯的海面上漂满了鱼精灵的尸体。   那个迟暮的老者,为亚特兰蒂耗尽了一生的精力,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座下的六芒星放射出平和而强大的光芒,然后他自出生就未睁开过的眼睛石破天惊地绽开一条裂缝。   他说:冉焰,我的一生只为印证这个末世预言。   我问:流童,你不是可以修炼不死重生吗?   他的笑容蕴藉慈祥,他说:我年轻的王,我们终究不是……神!   他说到神的时候表情像被撕裂般惨烈,开始扩散的瞳孔将悲怆笼罩整个英雄圣殿。   亚特兰蒂斯第一千七百二十二代王,请听我最后一个预言!他的声音威严响亮,圣殿壁碑上的点点圣火开始跃进动。我似乎听到无数为亚特蒂斯战死的祖辈们惊恐的呼喊,我甚至能感觉到他们一张张飘渺模糊的面容从我周围渐渐荡散。   流童缓缓抬起他低垂的头,预言和胀破胸膛的那片鲜红一起迸出:这是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二、刹樱的死去   10年后,我仍不能参破这个预言:这是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可谁都知道我们生活在续神话时代后的英雄时代,谁都知道我们亚特兰蒂斯文明是英雄的文明。天使、术士、精灵、丧尸,哪个种族不知道我们亚特兰蒂斯人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奇迹。以前的人类完全是神的的附庸,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大天使的监视,稍有不合神的旨意,无数平民即遭灭顶之灾。他们的斗志已被无数次不可抗拒的天遣磨灭。但我们亚特兰蒂斯人,以自己的智慧、胆识和坚定产意志粉碎了天使帝国控制我们的阴谋。我们没有牧师这项职业,我们在亚特兰蒂斯这块美丽的热土上与各种妖精幽灵和平共处,享受着其他人类文明无法取得的自由,直到那天,我师傅,刺樱死亡。   我不会原谅自己的过失,当我领着足够多的剑士赶到,师傅就在那一刹那在纷扬的雪中倒下。   平常被念力微微拂志的长袍此刻紧紧裹着她渐渐僵冷的孱弱之躯,血从她被斩断的羽翼里渗透而出,汩汩而下,无声无息地浸染在白色的雪地里,像朵绽放的妖艳的花。   我看见她纤细婀娜的身影在眼前崩塌,看见好她永远令我温暖感动的笑容被风雪弥漫,我不能分辨那漫天飞舞的,是雪,还是她散落的洁白的绒羽。   我喊:师傅!   她无限哀戚地望了我一眼,倾国倾城的容颜黯淡下去,她没能把话说完:焰儿……   所有幽怨凝成的泪水从她眼角一划而过,割破我所有的冷漠与坚强。那一刻,我想起年少的我被她抱在怀里在天空飞翔的样子,想起她教我法术时揪我耳朵的样子,想起似梦非梦的时候,她亲吻我的脸颊说:焰儿,即使“罪与罚”斩下我的翅膀,我也要陪着你一起飞翔……   我的师傅是神的背叛者,是守护人类的最后一个三翼天使。   我爱师傅,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三、搏翎自杀了   刹樱的死亡让我知道,神对亚特兰蒂斯的末日审判即将开始。   “罪与罚”斩断了她的三翼是我亲眼看见的,但我怎么也不明白:执法天使怎么可能知道她藏在冰风之源。刹樱在那儿生活了23年,云中城出动了天使军团的一半也没能找到好屡什么偏偏在我与朔影成婚的那一天被找到?   刹樱墓前的圣火将朔影的脸照得忽明忽暗,归灵树以无数叶片的尸体覆盖了整个冰晶灵棺,以示接纳刹樱的亡魂。   我问朔影:是你做的吗?   朔影的面容突然如归灵树的落叶般颓败。惨烈的笑,声如裂帛,眼泪似水碰到断石般直堕万里:你怀疑我?   我望着朔影伤心欲绝的样子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中我看见刹樱忧伤而隐忍的微笑。我走过去紧紧抱着她,说:对不起,我会陪着你一起飞翔。   然后我听到了朔影的声音:王,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么难过,在我们的新婚之夜,您……   我轻轻推开朔影,将归灵树上那个隐匿很久的黑影击落,搏翎出现在面前。   朔影惊讶地跑过去:哥?   搏翎的神情坚定而难过,他望着妹妹时有一刹那漂洋过海般的沧桑,他走过来,跪下说:王,您的师傅是我出卖的。   我望着眼前这个亚特兰蒂斯最伟大的战将,望着这个为亚特兰蒂斯出生入死四处征战的英雄,望着这个亚特蒂斯引以为傲对皇室忠贞不二的守护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我手中的灭灵剑开始颤动,这把斩杀了无数只灵长类进化兽的圣器,今天难道要沾上同类的血吗?我感觉到心中的什么东西摇摇欲坠。   搏翎的语气开始沉缓。可是,归灵树对刹樱亡魂的接纳很残酷地表明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会用自己的血,来安抚那为亚特蒂斯冤死的亡魂。   我陡然一惊,刚要出手,搏翎的诛神刀已穿透他强壮的体魄,随之是朔影悲痛的哭喊: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搏翎挡开我为他输送念力的手,抓住我的肩膀:王,没用的,我已经不行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可我一想起冤死的刹樱,想起我的妹妹我就难过。王,我一生没求过你什么事,现在我想拜托你照顾我这个妹妹,我这个妹妹太……太……   四、掩盖真相   国丧是3天后举行的,苍穹下站满了从各地自动赶来送行的人们,甚至连那些妖精灵兽都来了,各类生物的啜泣混着铺地盖地的雪花将搏翎埋藏在归灵树下,归灵树一时间落下的叶片席卷了整个天地。   在我登基的10年间,唯一的预言家流童死了,唯一的守护天使刹樱死了,最伟大的人类战将搏翎也死了。云中城天使的攻击一浪强过一浪,大批大批的射手剑士奔赴前线后再也没有回来。亚特蒂斯的英雄一天比一天枯竭,一座座城池的沦陷更让我感到人民意志前所未有的动摇。冒着黑烟的焦土,被闪电击穿的亚特兰蒂斯之铠和残留在战士剑上的天使折翼,成为我这几年见到的景象。   朔影一直默默陪在我身边,以她威严而不失温和的神韵母仪天下,力撑饱受战乱的人民的意志。   我终于御驾亲征,闪亮的战甲与华丽的披风在显示皇室表面的威风后,是时候露出他真正的力量了。战士们的士气被空前激发,他们吼着我们的王啊!一浪浪的破魂刃向天空那些高傲的天使射去。无数的羽翼纷落下来,许多天使防护结膜被催毁被射杀。   天空急剧阴暗,我知道天使的统领女武神又召唤了雷霆之怒。我急速传令撤离这个被魔法笼罩的诅咒之域,但黑暗中的战士迷失了方向,随着几道闪电撕裂我布出的念力膜,大片大片的战士被震倒,我看见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们的口中喷出来,耳边一片轰鸣。然后我听见了上空那个女武神蔑视一切的笑,我挥舞着灭灵之剑冲过去,当她的面容渐渐清晰,我惊讶在原地。   我看到的是刹樱。   那一瞬间一股力量彻底湮灭了我所有的信念,天空开始放置刹樱的面容扭曲着吞噬着我残缺的意志,我看无数飘渺的灵魂从我身边掠过,用那种忧伤疼惜的目光看着我,我问他们怎么了?他们却没有开口就升入了那深邃的夜空。   我醒来时眼前波光潋滟,深蓝的海水被日光照耀着,从底层看去显得晶莹剔透。许多闪亮的美丽小鱼在周围游着,几簇柔软的水草轻轻地缠着我。   一个看不清面部的女子缓缓飘过来,问:我的王,您醒了吗?   我微微挣扎了一下,那些水草很有灵性地放开了我。   美丽的人鱼,是你救了我?   王,您难道忘记了吗?17年前在亚特蒂斯的海滩上被您救起那条濒死的透明鱼?那就是我啊。   我突然记起很久之前的那一幕,不错,是条透明的鱼,被困在一个魔法罩里,我当时还是个在母皇宠溺下任性的孩子,要是平常我会把这条好玩的鱼碾死,但那次我不知道为什么却救了她。人鱼的面部渐渐呈现出来,两条灰暗的影纹从她毫无光泽的脸颊上延伸入鬓,黯然的瞳眸和头顶那只微微突起的尖角显得格外诡异。   美丽的人鱼,你属死亡系?   是的,王。10年前深海族发生叛乱,其中有一只部队企图趁您登基时发动对亚特兰蒂斯的进攻,那时我已是灵鱼族公主了,我带领我的族类全部战死在亚特蒂斯的浅海里。   我忆起死回生10年前浮满海面的鱼精灵的尸体,忍不住抱向面前这个痴情的美人鱼,遗憾的是指尖从她的躯体渗透而过,就像划过空气。   王,暗风已经死了,您碰不得我的。   王,您不必难过,您在战场看见的女武神不是刹樱,她叫瞬羽,是刹樱的妹妹。   你怎么知道?   我们死亡美人鱼累积一定的念力后就可以对过去的事实进行测定,就像你们的预言家一样,只不过他们测定的是未来,而我们测定的地过去。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一全秘密,这个秘密是关于刹樱的,但若让您知道这个秘密有可能导致亚特蒂斯分裂,从印证亚特蒂斯最后一个预言家流童的预言。   这本是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暗风点点头:王,你要知道吗?   我犹豫了,沉浮的往事翻涌起无数生灵的亡魂,流童、刹樱、搏翎的面容渐次从我眼前滑过,记忆深处不知何时燃起一堆花火,亚特蒂斯的人民围着它欢快的舞蹈,他们唱:我们的王冉焰是团升起的火……   我的头微微点了一下。   暗风褐色的头发突然向上激烈地翻飞,战衣被她涌动念力刮得猎猎作响,水纹和她低沉的声音一起扩散:出卖刹樱的不是搏翎,哥哥为了妹妹得到王的爱而牺牲生命。   是朔影!?我猛然一惊,冥冥之中不可愈合的伤痕再次喷出刹樱的血染红这片英雄的天空。   五、失望的对决   当我重新出现在亚特蒂斯的英雄圣殿上,文臣武将们都伏拜在地,他们呼喊:我们的王,我们一直等着您平安归来。朔影从我的皇位上走下来,抱住我热泪盈眶。但她马上察觉出我的异样,她望着紧挨着我的暗风,眼神变得格外忧伤。   她问:她是谁?   我坐上皇位,将暗风托到比皇位还高的圣炬上,说:暗风,亚特兰蒂斯最忠实的朋友。   在转身的一刹那,朔影诡异的笑放肆地在背后整个英雄圣殿荡漾。   善良的死亡系鱼精灵,会一种天使克星的法术。   它叫死亡之吻。暗风说这句话时脸色阴暗得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亚特蒂斯的上空开始叠幻出无数只魅惑的死亡美人鱼,单纯地天使们被似有似无的黑色幻影缠绕着,耀眼的白光渐渐迷蒙。随后漫天的天使都坠落下来,个个眼神空洞,洁白的翅膀被口中涌出黑血污染,黑血流经之处草木枯萎,躯体则被噬为白森森的骨骼。   亚特蒂斯的战士们对突如其来的彻底胜得并无多大热情,更多的,倒是不可掩饰的恐慌,他们疑惑地望着这个王,我知道他们在问:   王,为什么要凭借邪恶的死亡系法术来赢得这场战争?   王,您被这个叫暗风的死亡美人鱼迷惑了吗?   当女武神手按他们的圣经发誓不再干涉亚特蒂斯文明,我知道我们伟大的族人已经获取了真正的独立,但我也看见了国力不从心衰弱,绝大多数的英雄已经战死,英雄圣殿里供奉着他们的灵魂,要300年才重生。   外患即除,刹樱与搏翎的冤死也是时候澄清了。搏翎是英雄中的英雄,他对妹妹的爱浓烈而博大,企图包容一切,而朔影……   当我召集了所有大臣,宣布另立暗风为皇后时,激起了亚特蒂斯历史上大臣们对他们的帝王最强烈的反对。   战争中朔影母仪天下精忠为国的形象已深入人心,而暗风是异族,并被怀疑控制了我的心志。我无力地驳斥着一批大臣的跪谏,一旁的暗风触景神伤,而朔影的笑,令人肌寒血凝。   内战终于爆发了。   我在后宫发现了暗风死去的灵魂,她从我指缝间无情地流逝掉了,美丽善良的人鱼最终消散的无影无踪,连遗体都没能留下。一旁的朔影面目狰狞,手中专门诛杀死亡系幽灵的圣器还正散发出紫色的光。她说冉焰,没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为了你我背叛了自己的良心对死去的哥哥的眷顾,背叛了那些为了你为了亚特蒂斯献身的英雄。我怎么能容忍一个异族的女子把你从我手中夺去。   那一刻后宫的灯火全部熄灭。朔影不知道我在黑暗里泪流满面。她对我我爱霸道惨烈,超越温和,摧毁一切。   六、这是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10天后,我们在战场兵戎相见。战斗的最后我和她都已声嘶力竭。战场上飞舞的黄沙一层层飘远,也飘不到这一望无垠的亚特蒂斯人的尸体的尽头,全部的精英都已倒下,我站在一面竖立残损的旗帜下,看着朔影在归灵树下的墓碑上发出歇斯底里的哭喊。   她喊:这是个没有英雄灵魂的时代!   然后无数归灵树的落叶掩盖了的的视野,当我走到她的身边才发现,她哥哥那把诛神刀已割破她的喉咙,鲜红的血开始被烈风吹散,一丝一缕消散在空气里。   她说冉焰,我不想被我爱的人杀死,我宁愿自杀。   我看见她凄测的笑容被落叶分解,茫然天地间,竟只剩我最后一个亚特蒂斯人。迷蒙中我又看见扇着翅膀的刹樱抱着我无声地飞翔,搏翎单膝跪在地上请求出征打仗,流童那修长的白眉拂过我泪流满面的面颊,他沉吟着:冉焰,我的王,这是个没有英雄的时代,请你安祥地进入永眠……    共 49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性功能检查项目有那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好
云南最好的癫痫研究院